豆瓣评分:

杭州湾一些地方环境变化 今年迁徙季能见到候鸟比往年少

时间:2016-10-15 21:04 分类:易胜博官网 作者:记录片天堂(www.h0418.com)

一只白鹭在滩涂上觅食,它身后是又高又密的渔网。记者崔引摄

   驱车沿慈溪龙山海塘走了近三小时,肉眼所及,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只白鹭,时而从低空掠过,时而在滩涂上落脚捕食。印象中,候鸟迁徙总是乌泱泱一大片。“别说你们,我也很久没在这里见过这样的场面。”浙江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野鸟分会会员、宁波爱鸟人士李超昨天感叹道。

   今年鸟的数量和种类都不如往年

   每年8月到11月,是过境鸟和冬候鸟飞抵宁波的高峰期。李超已经记不清这是他今年第几次到慈溪龙山海塘,每次都是悻悻而归,“无论是鸟的数量,还是种类,都不如往年。”

   这种现象本不该出现,因为候鸟迁徙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年复一年在特定路线上飞行,准确回到繁殖地和越冬地。

   全球一共有8条鸟类迁徙路线,有3条经过我国境内,其中鸟种数量最多的一条是“东亚-澳大利亚迁徙路线”。宁波恰好在这条迁徙路线上。

   候鸟通常沿海岸线飞行,在宁波过境时会选择镇海岚山水库、慈溪龙山或杭州湾湿地等地短暂停留,补充体力。停留时间一般为2到3天,最长不超过一个星期。

   上述地方是候鸟迁徙途中的重要中转站。在这里短暂修整后,它们中的大多数要一口气飞到中国香港,再做停留。

   据李超多年观鸟的经验,从宁波过境的候鸟起码有三四十种,其中包括珍贵的仙八色鸫、豆雁、黑脸琵鹭等。

   半天看下来,只见落单的白鹭和苍鹭

   慈溪龙山海塘边上有一排用来风力发电的风车。包括李超在内,很多爱鸟人士都知道,其中编号“26”的风车附近,是候鸟迁徙的集散地。

   李超说,这片滩涂水不深,又有足够的食物,非常适合鹬类。他就曾在这里见过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杓鹬。

   一行人沿着海塘走了近三个小时,收获只能用“惨淡”来形容,只见到几只落单的白鹭在滩涂上觅食。“这些白鹭有可能是迁徙大军中的老弱病残,跟不上大部队。”李超说。

   随着时间推移,开始涨潮。按理说,在滩涂上觅食的候鸟,会随着海水上涨慢慢向岸边的滩涂迁移。不过,记者一行等了良久,仍未见候鸟的踪影。

   天色渐渐暗下去,外围足球,李超仍不肯放弃。

   好不容易在滩涂中发现了一只苍鹭的身影。可未等记者一行靠近,它就警觉地抬起头,扑闪着翅膀,绕着记者的相机镜头飞走了。

   “很难统计一年有多少候鸟不按既定路线迁徙,但总体感觉每年迁徙季能见到的鸟越来越少。”李超说。

   “百鸟齐飞”的景象

   为何难以再现

   这已经不是李超第一次遇到候鸟改变既定路线迁徙。

   2011年9月,李超和一群爱鸟人士得到消息:一只带脚环的黑脸琵鹭将经过杭州湾湿地,往广东、香港一带过冬。

   “带脚环,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卫星定位的方式跟踪它。”李超说。

   这只黑脸琵鹭本该在杭州湾湿地住上两天来恢复体力。结果却出乎所有人意料,这只黑脸琵鹭选择了连夜赶路,一夜之间就飞到了台州。

   李超说,黑脸琵鹭喜欢栖息在内陆湖泊、水塘、河口、芦苇沼泽、水稻田以及沿海岛屿和海滨沼泽地等湿地环境。它放弃杭州湾湿地这一站,或许与环境变化有关。

   “有些变化在我们看来可能微不足道,比如改建几个池塘,修几条路,建几个亭子等,但候鸟可能会因为这些变化迷失了迁徙的路。”

   这次在慈溪龙山海塘,记者看到滩涂被支起的渔网分割成块,其中有不少滩涂上还有人活动过的痕迹:远处一道新的堤坝延绵向滩涂深处。

   这些变化难道也会影响候鸟的迁徙?

   李超说,堤坝的修建会在涨潮时阻拦一些鱼类进入滩涂,影响候鸟捕食的种类和数量。对滩涂的围垦极有可能是用于养殖。只需要短短三到四年时间,这片滩涂就有可能不再具备候鸟栖息的条件。到时,候鸟不得不冒着体力透支的风险长途飞行,伤病的数量也会增加。□记者石承承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h0418.com/yishengboguanwang/20161015/31697.html_转载请保留链接_多谢合作!

喜欢就分享给小伙伴吧

杭州湾一些地方环境变化 今年迁徙季能见到候鸟比往年少:评论区,赶快发表评论吧!

推荐信息

为您推荐